新生代农民工的梦想与期待-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新生代农民工的梦想与期待

浏览次数:

  新生代农民工和在城市里长大的新时代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有着自己不同于父亲辈新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活观念,更有着自己的美好梦想和对未来人生的蓝图设计,他们不愿意做赚钱的机器,也不想永远做一名农民工,更不愿意总是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他们都希望靠自己的打拼能够在城市里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尽管现实生活中总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困惑,但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追逐梦想的步伐。

  范冬冬今年28岁,他从自己的老家绛县来省城太原打工已经有六个多年头了,刚开始在酒店做保安,后来还给家政公司做过零工。大城市的天空虽然非常丰富多彩,但他工作太忙、太累,工资太低,根本不可能出去玩。像大多数农民工一样,范冬冬清楚地知道,自己与城市的距离仿佛是一出生就已经存在的一道鸿沟。

  但为了能让孩子从小就接受到比较好的教育,他把妻子和孩子也带在了身边。他想,夫妻两个都很年轻,总有办法能够生活下去。去年夏天,他通过跟老乡学习手艺,在宽影幕附近的奶生堂夜市上卖起了烧烤,生意还不错,虽然要比打工辛苦很多,但收入也比以前强一些。对于农村出身的他来说,吃苦不怕,只要能多赚一点钱就行。

  范冬冬是个很有头脑的人,每当休息时,他就会到附近的商店、街市转着看着。他想知道别人都是怎么挣钱的,也关注一切挣钱的门路和信息。范冬冬觉得,虽然国家出台了很多扶持农民工进城的政策,但农民工永远是挣扎在城市最底层的阶层,要想在这个城市有立足之地,必须有一技之长,要么能够有一个小摊子。通过几年的观察和自己在家政公司给人做服务的实践经验,他觉得太原市的家政服务公司很不规范,良莠不齐,但城市人群对这方面的需求也比较旺盛,这样的公司投资和成本也不是很大,所以他想,等自己攒点钱后,一定要实现这个理想。

  在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富士康打工的阳城女孩李瑶是个典型的 “90后”,1991年出生的她几个月前满怀着对城市生活的向往来到了太原。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找份工作,不要太累。”但工厂的活儿并不好干,打工的日子和自己想象的根本不一样。“累,太累!手要跟上流水线的速度,稍稍赶不上,物料就堆积在面前,自己心里就不安生。”由于操作不熟练,李瑶没少被主管批评。心情郁闷的她曾经坐在宿舍楼栏杆上发呆。试用期的收入也不高,只有1000元左右/月。

  让李瑶不适应的还有单调而紧张的日程。“在工厂里,有规有矩,做事不能快不能慢,要听候厂方的铃声指示。起床、上班、睡觉,都有一个编排好的时间表。”

  李瑶每个月最大的花销就是手机费和上网费。工作之余,她开始想家、想念朋友,但又不愿意就这样回去。“我还年轻,想长点见识。”她喜欢上网,在手机上看小说,或者和朋友在网上聊天。但常常是因为订单多加班多,每天几乎只剩下几小时睡觉时间。

  在李瑶的眼里,“90后”是个非常有时代色彩的时尚字眼。他们更为崇尚平等尊严的工作;他们会把周围是否热闹作为就业的一个选择;他们更为珍惜自己的休息时间,会用一个月工资去买一个山寨版苹果机……相对于父辈,他们更注重自己人性的尊严,更追求生活的质量,他们有自己的想法,选择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做赚钱的机器。

  和范冬冬一样,来自吕梁市交口县一个穷山沟沟里的女孩王欣也有自己美好的梦想,王欣今年20岁,在省城服装城龙马服饰一家服装店做服务员。尽管年龄不大,但她做服务员已经两年了。她认为,不管城市生活再艰难,她这辈子注定不会再回农村去生活了。

  做服务员是很辛苦的,每天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一般是不能离开店里的。她说,她学习很好,但由于家里太穷不能供她继续上学,她14岁就辍学了,后来在表姐的介绍下来到太原做服装店服务员,但她很爱学习,闲暇时间,王欣会买很多服装设计和时尚、服饰方面的书籍来自己学习阅读。她正在为自己积攒学费,一段时间后,她会选择到广州的一所职业学校去学习服装设计技术,将来做一名服装设计师,开一家自己的小店,专门为体型特殊的人设计、裁剪和制作衣服。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