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环卫女工到家政公司老板-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从环卫女工到家政公司老板

浏览次数:

  当了12年环卫工人,又在管理岗位苦干3年后,2016年10月,段金凤从环卫公司辞职了。她用自己仅有的5000多元,举债11万多元,成立了家政公司,保洁、搬家、绿化养护、劳务承包,能干的活儿都接。

  目前,公司正式运营近半年,“业务还不太稳定,收来的钱仅仅够维持运转。”尽管身体劳累,但段金凤心里轻松,“好赖都是自己的事。”

  过去15年所经历的多半是坎坷跌宕,支持她走到今天的,是内心深处的危机意识。

  2002年,迫于生计,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老城乡苴哪村的农民段金凤在县环卫站谋得了一份月薪150元,一个人每天循环清扫长达1300多米、耗时长达十七八个小时的苦差事。

  当时,段金凤的小儿子8个月大,她和丈夫还供养着两位老人,在六张嘴跟前,家里种地的收入捉襟见肘。只有初中文凭的她此前打听了一年都找不到出路,经县城亲戚介绍,才找到这份扫大街的工作。“说来不怕笑话,当时我自己用的卫生巾都买不起了,150元干就干。”

  她工作半个月后,丈夫徐有平也尾随而来同她一起工作,他们在县城以80元租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带着两个儿子开始了谋生之路。

  龙川街是元谋县城的主干道,人多车多路难扫,许多工人不愿意去扫。为了生活,段金凤包下这段路面。“我背着8个月的小儿子,从凌晨2点半开始扫大街,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后,又接着扫到晚上8点钟,每天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有时候扫着扫着,她就一屁股坐在路边,大人小孩一起哭。

  回想起这些,她不禁笑起来,“有人问我,你长得也不丑,挺好看的,怎么就去扫大街了,我觉得这就是个工作,没什么丢人的。”

  她和丈夫每月总共300元收入,刨去房租和生活费,她硬是每月要攒100元,两年以后,她还清了家里盖房时借的钱,借了1000多元,还了2000元。

  2004年,夫妇俩的工资涨到410元,此时,她得了严重的胃病,增加的收入基本都买药吃了。

  直到2006年,夫妻二人的月薪涨到680元,之后徐有平又增加了一份装运垃圾的活儿,每月多入账1100元,生计才算宽裕少许。

  元谋是云南为数不多的燠热之地之一,7月5日下午,《工人日报》记者到元谋采访她时,气温是34摄氏度,由此可以捕捉她12年扫大街的某种艰辛。

  凭着踏实肯干的作风,段金凤收获了诸多荣誉,“全国优秀农民工”“云南省十佳农民工”“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这些荣誉的获得给她带来了思想上的冲击。

  “2008年我是全国优秀农民工,去了人民大会堂领奖。我看了一下,跟我一起领奖的都是打字员、技术工人,还有老板。”她说,“我是最平凡最底层的,我就觉得自己知识不够,想改变。”

  段金凤是幸运的,当时正好环卫站内有推荐学习的机会,她抓住机会,于2009年7月拿到了中央广播大学的函授专科行政管理专业的文凭。

  2014年,原隶属于元谋县城管局的环卫站进行改制,成立环卫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

  当年2月17日,段金凤的角色从清洁工人转换为管理人员,薪水也涨到3000元。“白天管工人晚上算账”,算是步入环卫系统的“白领”阶层了。虽然在扫地疲累之极时她也曾向往过坐办公室的工作,但她没想到管理公司竟然比扫地还累。

  “干了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我管着77个人,管出勤、考核,给工人买退保险,调度清运车、洒水车,要到街面上实地检查,要干出纳、会计,要给工人开会讲制度条例,车坏了要联系修理厂维修,白天管工人,晚上算账,每天早上5点半起,半夜1点多睡,我觉得工作太难了,自己干得疯疯癫癫的,半年多才适应。”

  段金凤一回头,突然发现她一个人干了5个人的活,“原来还是环卫站的时候,站里有1个站长,2个副站长,1个出纳,1个会计。”

  但是,开什么公司呢?“当时就想搞家政,我觉得无非就是扫大街变成扫房间,风不吹雨不淋,就是要更细致一点,自己尽心尽力就可以。我那个时候只有想法但是没概念,根本不知道开公司有多难有些什么门道。”

  2016年10月,段金凤的第一个老板在三年签约期满之后决定放弃这个赚不了多少钱的项目,她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任老板,也迎来了职业瓶颈。

  新老板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压缩企业成本,“把龙川街工人的工资从1800元下调到1600元,轮班时间和每人负责的地段都延长。”

  这条路段金凤扫了12年,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其中的苦,她替工人说了几句话,新东家却认为她胳膊肘往外拐,对她并不信任,“他说我是‘老油条’,样样工作都防着我。”

  恰好在此时,段金凤的80多岁的公公和婆婆都生病住院需要人照顾,她干脆就辞了职。

  举全家之力,段金凤只拿出5000多元,为了把公司办起来,她开始四处举债,“前任老板借了我5万元,我哥哥2万元,弟弟2万元……”

  2017年春节后,“金凤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开起来了。段金凤总共投入近12万元,买了一辆有厢货车,租了办公室,购置了家政用品,到现在公司正式运营5个月,公司账面流水刚刚够维持运转。

  她对现状不过于乐观也不妄自菲薄,“我尽力做,反正现在好赖都是我自己的。”

  此前三年的管理岗位磨炼,为她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她跟保险公司、修理厂、公安局、政府机关单位等打起交道来游刃有余。除了对工作尽心尽力,她的认真负责也给她自己带来了好人缘。她第一次参与竞标时,原来环卫公司的老板甚至帮她写标书,“再后来我就自己手写然后请人打印出来。”

  曾经共事的一个40多岁的女工因身体残疾、干活效率低而被环卫公司辞退后,一谈妥新的业务,她就请那女工到公司上班,安排了企业办公楼内的保洁工作,“她离了婚,带着一个孩子,还有个80多岁的母亲要养”。

  段金凤不仅要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有些活计还要亲自上阵,“不好干的活我自己去,高层住宅的外墙玻璃擦起来太危险别人也不敢干,还有些客户太挑剔我也自己去。”

  开了公司后,许多原来的同事都想投奔她,奈何她目前业务有限,无法提供那么多岗位。

  几个月下来,段金凤才体会到家政不只是打扫卫生这么简单,“现在要自己做决策,想的更多,更难。”

  有了自己的公司,她要考虑如何将自己一直以来秉持的信念植入到所有员工的行为中,借他们的动作展现公司形象,但她得从最基本的服务注意事项培训员工,“客户家桌上有个苹果,烂掉你也不能吃。”

  7月5日下午5点,段金凤的新办公室搬迁完毕,一张办公桌,一组沙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