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家政服务何时入佳境(调查·聚焦)(组图)-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北京家政服务何时入佳境(调查·聚焦)(组图)

浏览次数:

  “现在的家政服务公司,是个人就能开一家,有个三五万就行,没有一点规范和规模。家政服务员要么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下岗职工,有的连个报纸都看不懂;要么是十八九岁刚从偏远的家乡过来的,根本不懂得北京人的生活习惯和方式,说上岗就上岗了。”一位从事社区服务公司的李经理这样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在北京市城八区的240多万个家庭中,使用家政服务员的比例是9%左右。目前北京市已有2000多家从事家政服务的机构,家政服务员已经达到22万多人。然而在家政业急剧发展的同时,黑家政的无照经营、企业恶性竞争导致的变味服务、家政服务员的低素质导致的安全隐患,导致的家政服务市场供求关系的失衡等问题,也越来越成为社会各界所关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近日,记者就北京家政服务行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一次走访调查。

  在北京三八家政服务中心,记者看到几位正在待业的家政服务员,随即问到:“哪里的人?多大年龄?”一位家政服务员带着浓重的西北口音回答说:“甘肃的,今年刚19岁。”“以前干过家政服务吗?”这位甘肃服务员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那培训过吧?”“培训过两天。”在北京的家政市场上,家政服务员培训过几天就上岗的情况比较普遍,但按照北京家政协会的话说,从严格意义上看,目前北京市的家政服务公司称的上有培训机构的只有一家———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他们有比较严格的封闭式培训。其他的家政公司充其量也只是岗前培训而已。”

  即使是岗前培训,也是相当重要的,其重要性不仅仅是家政服务员的业务技能,更在于礼仪、要求、风俗习惯方面的培训,特别是针对一些家政服务员的存在“仇富心理”。大爱社区服务公司的贾文甲经理告诉记者:“‘菲佣’之所以在世界上有名,无非是它的职业化。在中国,人家广东有督导,有一个信息反馈的过程,培训的怎么样,家政公司有一个大概的统计信息,而北京什么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低水平运转。门槛低,工资就低,就留不住服务员,形成恶性循环。目前北京的家政行业是把家政做成企业了,但没有做好,因为没有一个有雄厚实力的大企业投资去做,但我坚信家政服务是朝阳式的黄金产业。”

  但目前的家政服务业发展状况不佳。北京市家政协会的工作人员也这样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家政协会有160多家会员,可一到开会的时候,有些就找不到了,是生的快,死的也快。”

  “现在的家政服务什么样的都有,原先只有什么保姆、保洁、护理、家教等等,现在倒好了,什么婚介、婚庆、计时、信息咨询、医疗、新居开荒等一些服务项目只要是能和服务两字沾上边的,几乎都瞄上了家政服务这块朝阳产业了。”一位长期从事家政服务行业的李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家政公司的大字招牌上服务项目居然还夹杂着保健、洗脚等服务项目,令人大惑不解。还有一些家政公司直接在报纸上打出广告,来推出自己的个性化服务。记者按照报纸上的通讯方式与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取得了联系:“您好,您这里有小时工吗?是什么价位?”“我们这里没有小时工。”“那你们有什么样的家政服务员?有保姆吗?”“我们这里没有家政服务员。”“那你们有什么服务项目?”对方的回答令记者大吃一惊:“我们有陪聊、桑拿、洗浴等等,还有一些特殊服务项目可以面谈,价格优惠,无小费,而且我们这里的小姐都接受过高等教育,记者在与另外一家家政公司通话时,记者的小灵通响了起来,一个非常暧昧的声音传了出来:“喂,您好,是Χ大哥吗?是您需要陪聊吗?”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一些所谓的家政公司已经蜕变成了色情介绍所,这些家政公司所提供的服务就是打着家政的旗号,干自己的事情,其行为更加隐蔽。

  “如今要开家政公司太简单了,招聘几个能说会道的人,只要在高校或机关的居住区周围租间办公室,装两部电话,到时候你不想挣钱都很难。”一位家住五道口附近的张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了一些各种各样的家政“游击队”,他们严重扰乱了家政服务业的健康发展。在北三环蓟门桥附近,记者在电线杆上看到提供家教的纸条,记者按照电话上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咱们的家教服务有针对高中的吗?是个人,还是单位的?”“我们是家政公司组织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都有,按小时收费。如果你有考试需要枪手的帮助,我们可以另外商量,同时我们还有办证服务。”“那你们公司在什么地方,咱们当面谈谈。”“公司在通州,你不用过来了,我们可以电话联系具体的见面地点!”“是这样,那咱们回头再联系。”只听到对方把电线日上午,记者在五道口北京语言大学附近的小区内,见到了正在小区的马路边为客户擦洗油烟机的张师傅,经过攀谈,张师傅告诉记者,他老家河北,技校毕业后就和表哥一起来北京做家政服务,现在已经干了3年多的时间了。前不久表哥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也跟着过来帮忙管理,公司一共6个人,一个经理、三个主管,像他这样固定的熟练工还有一个。前几年做家政挺挣钱的,都是客户根据他们张贴的联系方式主动找他们,而现在是公司多、竞争激烈,生意大不如从前了。当问到公司在什么地方时,张师傅笑了笑后告诉记者,他们租房子住的地方就是公司,平时客户只要一打电话,他们就“杀”出来,到了晚上才回去。

  据记者了解,类似提供家教的“游击队”,还有搞保洁、清洗的,特别是一些搬家公司,甚至没有任何运营手续、营业执照,也没有办公场地,单凭散发小广告,几个人加上几辆报废拼装车就开始四处游窜。这些“游击队”已经有相当的规模,极大扰乱了家政行业的市场秩序,侵害了消费者的正当利益。一位家政公司的老总告诉记者:“我们办家政公司,要宣传、要招人、要培训,还要交各种费用,他们什么都没有,因此他们在接业务的时候就会把价格压的很低,而用户又不管你是否正规,只要价格便宜就好。”

  “孩子太小了,我们工作又非常忙,其实挺想找个家政服务员的,可是在一些公司里就只是登记了一下,留下了联系方式,最后也不了了之,虽然也有过回应的,但却是寥寥无几。”一位正在为自己小孩找家政服务员的王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曾经在丰台区青塔附近的小区里找到一家家政公司,而这家家政公司的所在地只是十多平方米的一间平房,里边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办公桌,一位中年男子正埋头写东西。“你好,请问咱们这是家政公司吧,都有些什么样的服务员?”对方不冷不热的回答说:“我们这里就负责登记,你把你所需要的服务员的大概情况,还有你的联系方式登记一下,回头我们和你联系。”中年男子向记者介绍了公司的有关情况,原来这个平房只是公司的一个“办事处”,负责搜集信息,然后汇总到公司,由公司再来平衡人手。“那咱们是一家公司吧?那你是这里的头了?”“我不是,我们经理不在,去开会了。”“你们不是办事处吗?怎么也叫经理?”“是的,我们这里也叫经理,公司的叫总经理。”

  记者在北京市工商局了解到,注册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只需本人身份证明和十万元的注册资金,在公司名称核准后,即可批准营业。目前的家政服务公司主要分为中介形式和员工形式的,特别是中介形式的家政公司主要调度、分配家政服务员,是一种信息的交流、交换,而其中一些中介形式的家政公司,只是负责给雇主介绍家政服务员的相关情况,然后让你留下联系方式,他再从其他地方调人过来,这些家政公司有的只有几个家政服务员,甚至有的都没有。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扰乱北京市家政行业市场秩序的有相当一些是黑家政中介公司,有些是挂靠在其他的大公司身上,有些连营业执照都没有,纯粹是无照经营,没有什么实际的财力、物力。这些公司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服务雇主,而是充当“保托”,在各个雇主之间游走,不停的赚中介服务费用。这些公司往往是两头骗,一方面对雇主声称公司的服务状况非常好,服务员也十分抢手,也经常用华丽的言辞迷惑雇主。另一方面克扣保姆的工资,结果只能是家政服务员的工资被赖,无奈下辞职,或者是充当职业保托。

  4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西便门附近的北京家政协会,找到了协会的常务副会长李大经。李大经副会长向记者描述了目前北京市家政行业的现状:

  北京的家政行业发展势头很猛,目前北京市的家政服务员有22万人,城八区240多万户,使用家政服务员的比例应该是9%多一点,可有的媒体上说北京的家政公司已经达到2400多家,就算按照每家有200个家政服务员,家政服务员就有四五十万人,那么北京就不应该缺家政服务员,这是显然不可能的事情,说明这里面存在很大的问题。

  目前北京市的家政服务员的工资大多在600元/月,这还是我们去年6月份往上提了提的结果,三险一金什么都没有。现在农村的政策好了,特别是连续几个一号文件的下发,农民工都不愿意来当家政服务员了。以前家政服务员多来自安徽、四川、甘肃、河南,现在倒好,基地越开越远,已经向云南、贵州去了,形成了恶性循环。有一些同行认为应该由家政公司进行员工式的培训,但目前的北京市场由于种种原因还做不到。我认为还是应该由输出单位培训。

  李大经副会长告诉记者,目前北京确实有一些小公司的种种不规范行为,给家政服务员和雇主带来了风险。例如家政服务不签合同,出了问题很难依法解决;有的中介形式的家政公司利用介绍家政揽钱,常常是骗到钱就换个地方。而对于家政服务中出现的偷盗、伤害等诸多问题,因为没有一项政府部门所颁布并针对家政行业的法律法规可以依据,也给家政公司的收益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虽然从2001年9月家政协会成立以来陆续制定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文件,如家政服务相关的行业公约、职业手则、消费指南、行业指导服务项目以及保险和全国示范文本,但是没有一项是法律法规性质的,最近我们准备请市劳动局来出台家政服务员的指导价格。毕竟我们家政协会是商量型的,而工商局等一些政府部门是命令型的,另外,我们的协会只有会员160多家,也就是说我们所出台的相关文件最多也只能在这些家政公司里有一定的效力,而对于游离于协会之外的家政公司,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工商管理部门出台一些相关的行业的法律法规加以规范。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