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与多领域多层次市场嫁接 家政服务期待规范化-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望与多领域多层次市场嫁接 家政服务期待规范化

浏览次数:

  富平家政服务中心的保姆小雷在照顾一名两岁幼儿时,孩子意外身亡,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以该家政中心董事长的身份被索赔100万元。9月底,富平家政被判赔偿50余万元。

  于是有人问:如果小雷的雇主有这样一张“托管卡”,茅于轼的公司还要承担赔偿吗?虽然只是假设,但关于家政服务员、雇主、家政公司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再次被拿到了放大镜下。家政业的未来怎么走?

  保姆照顾的孩子出现了意外伤亡,保姆弄坏了雇主家里的电器,谁来承担赔偿责任?是保姆,还是家政公司?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问询了沪上近期推出“托管卡”的网站。

  据介绍,托管卡的服务内容一共有9项,包括家政保险、财产保险、体检服务、专家预约、身份验证、消费优惠、提醒服务等。如雇主为家政人员购买保险一份,家政保险综合保额为25万元,其中包括对意外伤残、意外烧烫伤、意外医疗、住院等补偿,在保险有效期内,保姆发生意外死亡,雇主可获得最高8万元保额用于对保姆的赔偿。

  其实,上海早在2004年就已推出家政服务综合保险,每年由雇主替保姆交纳30元保险费,一旦保姆遭遇意外伤害,最高可获赔10万元。而且雇主如果更换保姆,只需变更保姆姓名,无需再买一份家政险。

  家政业人士认为, 以第三方托管,为保姆请“保姆”的崭新家政服务业务可在很大程度上减轻雇主的经济负担,避免雇主与保姆之间产生矛盾。但这样的好事,还不能完全防范和化解风险。

  记者在该网站提供的《家庭财产基本险保险条款》上看到,这份保险只承保“房屋、房屋装修、家用电器、床上用品、服装、家具”的家庭财产,而像金银、首饰、珠宝、货币、有价证券、古玩字画、照相机以及其他无法鉴定价值的财产均不在保险财产范围以内,并且该保险条款只赔偿在“火灾、爆炸;空中运行物体坠落、外界物体倒塌;台风、暴风、暴雨、龙卷风、雷击等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可见,保姆若摔坏雇主家的古董,依旧难寻赔偿方向。

  不难发现,受“托管”的家政保险、财产保险、体检服务等项目都由不同的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提供,这家作为家政类商务交易平台的网站只不过是做了资源整合,并且“打包”出售。除了身份验证功能可帮助雇主进一步核实保姆的真实身份外,其余的服务项目似乎都不关痛痒。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偶然性和不可预见性,一直以来,家政服务行业始终存在保险投保率低、风险承受能力也较低的问题。据悉,北京家政协会和一些保险公司在2004年针对保姆的意外伤害设立了险种,但几年来只有4万多人参与投保。从这个角度来看,“托管卡”给家政业以外的市场带来了新的启示。

  看似是家政公司与保姆“谁来承担责任”的法律问题,风险其实来自于目前家政业的混乱局面。

  说到保姆问题,上海的钱女士向记者抱怨说:现在保姆紧缺,如果不盯紧,家政公司不会再给你提供人。她这个月找了3家公司,花了1000多元,用了4个保姆。最让雇主头疼的是,雇主与有些家政公司签订合同,约束的是自己,而对公司和保姆没有作用。比如雇主要从家政公司挑中一名家政服务员,要向公司交纳几百元管理费,这费用不能退。合同上虽然写明,如家政服务员不合适,一年内可换一定次数,但合同并没有写明多长时间内换。哪怕等上一个月,客户只能干着急;换一家公司找吧,很可能还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即使明白雇佣制的公司比中介公司更利于行业发展,但不少家政业人士坦承只愿意做中介。为什么?法学界曾有人研究认为,家政公司是否承担责任取决于家政公司与保姆之间的关系。如果家政公司从事的是中介行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家政公司应当如实向雇主提供关于保姆的重要事实及真实情况,如果因故意隐瞒或提供虚假情况损害雇主利益,应该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除此以外,家政公司不需要对保姆的侵权行为负责。毫无疑问,如果只做中介,家政公司承担的风险自然较小。但这样的“真空地带”势必将挫伤那些想规范行业发展的家政公司积极性。

  在业界看来,许多问题的频发源于目前市场还没有规矩可循,因此关于出台家政服务行业国家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在上海,家政公司遍地开花,租一间房,摆张桌子、一把椅子、一部电话,就可以开个公司。但“花开花落”也快,办得好做得长的终究没有几家。

  尽管家政服务不可或缺,但这样的尴尬仍然存在———家政服务员没有被列入目前国家的职业资格认证中,只有高层建筑清洗、育婴师被要求持证上岗。

  2006年《中国家政服务业法律问题研究》指出,超过一半的家政服务员只有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没有享受社会保险。家政服务员收入低,无法免费享受充分的职业培训是主要原因。其实,家政员的技术等级国家早有规定,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等,但在岗的数十万从业人员中,受过培训、持有职业资格证书的不到10%。上海现有的初级家政人员培训机构仅20多家,中级和高级家政培训机构更少。

  市劳动保障部门的数据显示,去年年底,这些机构培训的初级家政员总人数只有2792人,历年来的培训总数也仅为3万多。有些大型家政公司办培训只是“走过场”,更多的是为了把人介绍出去。目前,家政服务业越来越细分,“高端服务”的需求与日俱增,但由于上海还没有一套很好的家政服务培训机制,也没有强制培训的措施,许多服务人员不培训也照样上岗。

  今年年初,云南省家政行业协会提出家政服务收费指导价,家政服务员工资从每月350元提高到每月500元;一个月前,其中一家政服务站将家政服务员月工资提高到600元至800元。消息一出,引起多方质疑,因为这结果必定直接导致雇主支出的增加。该协会相关负责人则认为,在目前从业人员不足的情况下,只有通过提高收入来使家政服务员珍惜这份工作。

  为保姆加薪的做法,已经反映出社会对家政服务员职业化的强烈需求。家政职业培训市场的空缺有待填补。

  此外,我们也需要雇佣双方转变观念,改变目前监督与被监督的不信任局面。雇主与保姆之间固然有劳动合同的制约,但雇主首先应在人格上尊重保姆,善待保姆。只有保姆的归属感和职业感强了,家政服务业的价值才能被社会普遍认同,这个行业的职业化发展才会进步。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