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被精神病保姆砍伤 状告家政公司:用人不当-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雇主被精神病保姆砍伤 状告家政公司:用人不当

浏览次数:

  调查发现:保姆体检常有,心理健康检查少见;11个部门竟没一个能直接管“家政”

  工作太忙,通过家政公司,王玲找了一个住家保姆,2012年10月2日凌晨3点左右,保姆竟然手举菜刀砍向了她和母亲,导致母女俩头部和身体多处被砍伤。后经公安机关鉴定,住家保姆竟然患有精神分裂症。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可至今王玲还心有余悸。为了讨说法,她和母亲将行凶的保姆以及家政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索要各项赔偿总计约40万元。现代快报记者获悉,近日,该案在南京秦淮法院开庭审理。

  王玲家住秦淮一小区,平时工作很忙,孩子还不到2岁。2012年6月,通过朋友介绍,王玲找到了一家家政公司。很快,对方为她推荐了一个阿姨孙芳,双方签订了雇佣合同,约定每个月收费2800元。合同签订后,王玲交给了家政公司500多元钱的中介费。不过,一段时间后,王玲觉得孙芳不合心意。她再次找到家政公司,想换个人。没多久,家政公司就将50岁左右的刘巧送上了门,并且成功留用。

  同年,10月1日,王玲的丈夫晚上要到单位值夜班。母亲前不久专程从西安来看望她和孩子。晚上,母女俩早早带着孩子睡了。

  谁想,次日凌晨3点左右,刘巧竟然拿着菜刀,向她和母亲猛砍。母女俩为了保护孩子,奋力反抗。最终,王玲成功将对方推出了大门外,但母女俩身上多处被砍伤。所幸,孩子躲过了一劫。

  闻讯赶到的民警,很快在小区内将砍人的刘巧抓获。经警方鉴定,刘巧竟然患有精神分裂症,砍人时根本无刑事责任能力。事发后,刘巧称,对于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自己全都不记得了。她的丈夫告诉警方,刘巧是2012年8月底到的南京,此后就经家政公司介绍到了王玲家做保姆。

  事实上,刘巧此前就患有精神病,2008年左右还曾被医院诊断患有抑郁症,但从没发生暴力伤人的事件。为了补偿王玲母女俩的损失,刘巧的丈夫也认为他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并且主动垫付了2.3万元医药费。

  对于王玲来说,自己家遭遇这场飞来横祸,除了保姆本身应该承担责任外,更令她气愤的是,家政公司竟然将有精神疾病的人推荐给自己。为了讨要说法,她找到家政公司,可对方却说,雇佣刘巧是王玲自己的选择,跟家政公司没有一点关系。一怒之下,王玲和母亲将行凶的保姆刘巧,以及家政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索要各项赔偿总计约40万元。近日,该案在秦淮法院开庭审理。

  王玲认为,家政公司在提供服务人员时,理应对人员进行一定的筛查,至少应当具备担任保姆的资格。而对方推荐的保姆,正是由于这方面工作的缺失,直接导致这起悲剧的发生,因此家政公司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初家政公司也承诺,如果交钱后对雇佣人员不满意,是可以进行更换的。”

  可对于这一说法,家政公司却辩称,当初家政公司推荐孙芳给对方做保姆,双方雇佣合同都签订了。后来之所以雇佣刘巧,完全是王玲自己决定的,是私下变更行为,双方连合同都没有签。“我们中介费只收了介绍孙芳时的费用,而对方雇佣刘巧,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收,只是提供了一个电话而已。”因此,家政公司和王玲之间并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更不要说承担赔偿责任了。

  此外,家政公司还表示,他们并非司法鉴定机构,就算对家政服务人员体检,也只能证明对方身体健不健康,精神类疾病根本无从鉴别和认定,所以他们并不存在过错。由于双方争议较大,法官未当庭宣判。

  “如果找了这样的‘怪保姆’回家,岂不是在身边放了个不定时炸弹?想想就后怕。难道家政中介公司不把关一下吗?”很多人心里都有这样的疑问。昨天,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多家家政公司,发现雇主大多重视保姆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检查最容易被忽视。

  位于莫愁路附近的一家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说,目前,保姆、钟点工来公司,要提供身份证、学历证明、上岗证、技能等级证书,还有健康证等。对于健康证明,很多雇主都比较重视,有的不放心,还要求保姆再去体检一次。不过很少有人提出精神方面的检查,也没有硬性规定。“公司有好几百名阿姨,流动性很大。而我们也就是中介,只负责给雇主和保姆双方提供信息,实际上对每个人并不是很了解,如果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平时不发病,我们也很难看出来。”另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则说,家政公司只是负责查实保姆的身份、家庭住址等,一旦保姆出事,家政公司可给雇主和警方提供资料,但不负责赔偿。

  在记者采访的6家家政公司中,除了一家家政公司很细心,比较规范之外,其余的均表示仅是给雇主提供中介服务。南京一家家政服务中心总经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目前,他们公司里有1000多名阿姨,社区每隔半个月,就会来一趟,问问最近来了哪些人,并把人员的复印件带到派出所,上公安系统网一一比对,看看有没有偷窃、精神病史等。结果,发现了好几个人有问题,有小偷小摸的,甚至有吸毒的。“这样的人,我们公司自然是拒之门外。”

  现代快报记者试图采访家政公司的“娘家”—家政服务业的上级主管部门时,结果出人意料。这个“娘家”竟然模糊不清:商务局、人社局、工商等部门,没有一个直接的相关部门是管理家政这一块的。如果说王玲遭遇住家保姆砍人只是一个个案,属于偶发事件,那么家政公司缺乏切实有效的监管,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市场不规范,收费随意定,甚至一间房、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部电话就能开“家政公司”。

  南京市家服办有关负责人表示,眼下,家政行业主要靠的还是行业自律。南京虽说已成立了发展家庭服务业联席会议办公室,由商务局、工商局、人社局、市总工会、团委、妇联等11个部门组成,但这只是个临时机构,一般是协调各项工作的,比如组织家政服务员技能大赛。他坦言,目前南京市场家政固定从业人员已达8万余人,但行业发展一直以来比较乱。现在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行规范部分企业,对从业人员记录在案、免费培训,通过统一挂牌“中国家庭服务”的方式鼓励诚信经营,企业连续两次被客户投诉则予以摘牌,以后还将记录经营者的诚信档案。

  快报讯 5月17日下午,在南京建邺区金贸新村,一名62岁的保姆在雇主家中自杀身亡。17日晚9点,现代快报记者接到市民爆料后赶到现场。据了解,死者姓李,62岁,南京六合人,从事家政工作已经十几年了。4月9日,她通过中介公司介绍,来到现在这个雇主家工作。

  据死者的侄子李先生说,雇主是一名94岁的老太太,“我听说,今天(17日)中午,老太太儿子回来吃饭的,吃完饭,大概下午1点多钟,老太太睡午觉起来后,发现我姑姑上吊自杀了,然后就报警了。”死者的侄女李女士说,“姑姑和老太太相处还挺融洽的,两个人还打牌,有时候老太太还教我姑姑写字。”对于姑姑为何自杀,侄女和侄子都一头雾水。

  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再次和李先生联系,他表示法医已经认定姑姑是自杀,但没找到遗书,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