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现双料保姆 不少家政公司业务量下跌开始涨价-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沪上现双料保姆 不少家政公司业务量下跌开始涨价

浏览次数:

  一边当保姆打工赚钱、一边当老板做中介。昨天,记者从沪联百家家政联盟信息平台获悉,春节后,越来越多的保姆不甘心只做保姆,赚取有限的薪酬,而是想方设法利用已有人脉和多年从业经验,在做保姆的同时,从事家政中介服务,赚取为数可观的中介费。据悉,这种既打工又当老板的“双料保姆”在沪上还是首次出现。

  李阿姨在沪上从事家政服务已有8个年头,其间,认识了很多同样做保姆的小姐妹,对于那些熟悉且关系好的雇主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去年下半年,为了保持密切联系,李阿姨和小姐妹们建起了保姆圈微信群,不知不觉中,原先只是沟通感情的微信群,变成了业务工作群。

  李阿姨说,现在她既通过家政公司寻找雇主,也通过微信群让小姐妹为她找雇主,同时,也在微信群里做中介,为小姐妹介绍雇主。“每成功介绍一对,可以收取300至500元不等的中介费,一个月下来,能赚2000多元,效益还是不错的。”

  与李阿姨同在一个微信群的方阿姨告诉记者,现在靠这个微信群,她每月收入的一半来自中介费。不过,与李阿姨一样,她们的中介生意都是瞒着家政公司的。

  “公司的业务量近来大跌,业务量较最高峰的2010年至2012年下跌50%。”沪上一家小有名气的家政公司表示,原先他们在全市有十余个服务网点,春节后有1/3的网点关门歇业,这种情况以前从没出现过。据该家政公司分析,出现这种现象既有经济下行的原因,也因为公司内有“双料保姆”的存在。

  沪上多家家政公司估计,这种“双料保姆”大概约占各家政公司保姆总数的1/5-1/4,现在公司也是左右为难,辞退这些保姆势必进一步影响业务,留着她们,这些保姆很可能边干活边“挖墙脚”。

  沪上一家知名家政公司坦陈,“双料保姆”从去年底开始出现,今年春节后变得半公开,保姆私下里做中介服务,他们曾经想过对策,但确实很无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多家母婴护理公司反映,今年春节后,他们将原先每月万元的月嫂薪酬提高2000元左右,适当弥补公司亏损。而一些从事中介服务的家政公司也在春节后,特别是3月底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原先钟点工每小时25元的收费,被提高至每小时28元-30元。

  “涨价并未解决效益问题,很多雇主听说涨价,马上挂断电话,另找中介。被动性涨价,很可能是一种恶性循环。”对于家政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一些家政公司纷纷表示,他们正在商量对策,希望遏制这种不利于家政市场健康发展的做法。

  不过,人人家政公司总经理肖卫平等认为,“双料保姆”的出现说明家政市场传统做法正在受到挑战,家政公司要想生存,必须采取新的策略,仅仅靠埋怨、指责不解决问题。

  一边当保姆打工赚钱、一边当老板做中介。昨天,记者从沪联百家家政联盟信息平台获悉,春节后,越来越多的保姆不甘心只做保姆,赚取有限的薪酬,而是想方设法利用已有人脉和多年从业经验,在做保姆的同时,从事家政中介服务,赚取为数可观的中介费。据悉,这种既打工又当老板的“双料保姆”在沪上还是首次出现。

  李阿姨在沪上从事家政服务已有8个年头,其间,认识了很多同样做保姆的小姐妹,对于那些熟悉且关系好的雇主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去年下半年,为了保持密切联系,李阿姨和小姐妹们建起了保姆圈微信群,不知不觉中,原先只是沟通感情的微信群,变成了业务工作群。

  李阿姨说,现在她既通过家政公司寻找雇主,也通过微信群让小姐妹为她找雇主,同时,也在微信群里做中介,为小姐妹介绍雇主。“每成功介绍一对,可以收取300至500元不等的中介费,一个月下来,能赚2000多元,效益还是不错的。”

  与李阿姨同在一个微信群的方阿姨告诉记者,现在靠这个微信群,她每月收入的一半来自中介费。不过,与李阿姨一样,她们的中介生意都是瞒着家政公司的。

  “公司的业务量近来大跌,业务量较最高峰的2010年至2012年下跌50%。”沪上一家小有名气的家政公司表示,原先他们在全市有十余个服务网点,春节后有1/3的网点关门歇业,这种情况以前从没出现过。据该家政公司分析,出现这种现象既有经济下行的原因,也因为公司内有“双料保姆”的存在。

  沪上多家家政公司估计,这种“双料保姆”大概约占各家政公司保姆总数的1/5-1/4,现在公司也是左右为难,辞退这些保姆势必进一步影响业务,留着她们,这些保姆很可能边干活边“挖墙脚”。

  沪上一家知名家政公司坦陈,“双料保姆”从去年底开始出现,今年春节后变得半公开,保姆私下里做中介服务,他们曾经想过对策,但确实很无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多家母婴护理公司反映,今年春节后,他们将原先每月万元的月嫂薪酬提高2000元左右,适当弥补公司亏损。而一些从事中介服务的家政公司也在春节后,特别是3月底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原先钟点工每小时25元的收费,被提高至每小时28元-30元。

  “涨价并未解决效益问题,很多雇主听说涨价,马上挂断电话,另找中介。被动性涨价,很可能是一种恶性循环。”对于家政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一些家政公司纷纷表示,他们正在商量对策,希望遏制这种不利于家政市场健康发展的做法。

  不过,人人家政公司总经理肖卫平等认为,“双料保姆”的出现说明家政市场传统做法正在受到挑战,家政公司要想生存,必须采取新的策略,仅仅靠埋怨、指责不解决问题。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