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月嫂”给病重婴儿喂奶致其死亡 家政公司被判赔偿37万元 北晚新视觉-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临时月嫂”给病重婴儿喂奶致其死亡 家政公司被判赔偿37万元 北晚新视觉

浏览次数:

  因为月嫂感冒,同在一家家政公司的谈单员赵红当起“临时月嫂”,但在给尚未满月的婴儿小磊喂奶后,小磊鼻孔流出奶液,不幸窒息死亡。小磊的父母将赵红、家政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诉至法院,索赔154万多元。

  但赵红称,自己虽然是谈单员,但具有高级母婴护理师证,喂食正确,但小磊是“足月小样儿”,身体有重大缺陷,喂养困难。此前孩子出院时,医生曾示明:“出院后随时出现病情加重危及生命。”赵红认为,小磊的死亡和自己喂养行为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谁该为小磊的死亡负责?记者今天上午从大兴法院获悉,法院认定“临时月嫂”赵红给孩子喂奶时未尽到高度注意义务,担责30%,因其行为是职务行为,法院最终判决,由家政公司和其法定代表人承担连带责任,赔偿小磊父母37万多元。

  2017年6月19日,李琳在北京市仁和医院生下儿子小磊,不幸的是,因为“足月小样儿、低出生体重儿”,小磊出生后便入住仁和医院。

  一周后,小磊又因“生后发现四肢畸形7天”转到北京儿童医院住院治疗。但再一周后,也就是7月3日,李琳和丈夫便自行要求孩子出院,并签下自动出院知情同意书。

  法院查明,该同意书上医生告知目前临床诊断和治疗的情况。除了提到小磊的一些严重疾病和缺陷外,同意书中还载明:目前反应差,喂养困难,需管饲奶喂养;出院后随时出现病情加重危及生命。

  早在仁和医院住院期间,因为要坐月子,李琳就在网站上找到了一家家政公司,赵红是这家公司的谈单老师和培训老师。

  6月23日,李琳与赵红进行了洽谈。两天后,赵红代表家政公司与李琳签订了《家政服务合同》,由家政服务员王娜向提供做饭服务,劳务费为每月4000元。

  7月3日,因小磊喂养困难,李琳与赵红微信联系安排一名月嫂,并告知赵红小磊为“足月小样儿”,喂养困难。

  第二天,赵红安排郭霞去李琳家做月嫂。合同里约定,月嫂郭霞的月工资为14000元。

  7月6日,因郭霞感冒生病,李琳让她休息,并将此事通过微信告知了赵红。赵红主动提出下午和晚上由自己护理。

  在微信中,李琳告知赵红,每次用勺子给小磊喂奶,一次至少一个小时,“我自己不敢喂奶,怕给孩子呛到。”

  当天傍晚5点左右,赵红来到李琳家给孩子喂奶,又于当晚11点给孩子喂奶,在给孩子拍嗝时,李琳发现孩子出现异常,遂将孩子送往医院抢救,但小磊不幸死亡。

  虽然李琳报警,但警方并未刑事立案。大兴分局的法医鉴定意见是,小磊符合被胃内容堵塞左支气管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悲剧发生后,我们一家均陷入了极大的悲痛当中。孩子姥姥当即昏厥,不省人世。”李琳和丈夫认为,正是因为赵红缺乏相应的月嫂服务常识,喂养过快,护理不当,才导致孩子窒息死亡的后果,“当时孩子鼻孔竟有奶液流出。”

  李琳和丈夫将赵红、家政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告至大兴法院,索赔包括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损失共计154万多元。

  家政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认为,小磊先天身体存在重大缺陷,对损害事实的发生有着重大影响,原告有意隐瞒孩子的真实状况,对损害事实的发生有过错。

  俩原告还认为,赵红是公司的谈单老师,超越责任范围,自行决定返回原告家中,帮忙照顾孩子,属于个人行为,非公司的授权,公司对其造成的损害后果不应承担责任。

  第三名原告赵红认为自己不应承担责任。她称,自己具有人社部颁发的高级母婴护理师证,是有资质的专业家政人员,喂食没有不当。孩子先天有病,死亡与自己的正常喂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一是赵红在小磊死亡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二是赵红看护小磊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

  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法院认为,赵红明知小磊不同于正常婴儿,给其喂奶亦不同于普通婴儿,应尽到高度注意义务,但她给小磊喂奶过程中,丝毫未发觉小磊发生了呛奶,导致小磊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

  法院同时认为,虽然赵红具有高级母婴护理师证,但她毕竟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小磊的健康状况并非普通月嫂可以看护的。法院认定赵红担责30%。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法院首先认为,赵红并非因私人原因看护小磊,而是因月嫂郭霞感冒而暂替其看护。法院还根据查实的证据认为,案发当日,赵红在公司的微信群里留言“要去客户家里,阿姨感冒了客户要我去”后,同在一个群里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未置异议,法院认定赵红的行为构成职务行为,其行为后果应由公司承担。

  最终,法院判决由家政公司和其法定代表人连带赔偿小磊父母37万多元。(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即日起,北京法院将集中开展涉黑涉恶线索“大排查”专项活动。北京高院明确列出下一阶段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时间表,并要求全市法院要坚决做到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有伞必打、有腐必反、有乱必治、除恶务尽,全面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11月7日下

  乘客王先生从火车卧铺车厢的上铺下来时,从扶梯上摔下导致多处骨折,造成九级伤残。王先生将中铁北京局诉至法院,索赔59万多元。法院一审判决中铁北京局赔偿王先生14万元,北京局不服上诉,记者今天从北京四中院获悉,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乘客王先生今年

  花3万元,就能享受一年95天的全国各地的长短线旅游,王敏佳和老伴被旅游养老公司的这款产品吸引,签下了合同。然而,在去年7月前往山西忻州的一次旅游中,王敏佳因心梗不幸去世。老人家属将旅游养老公司诉至房山法院,索赔48万多元。 在诉讼过程中,老

  一起欠费违约纠纷案庭审结束后,被告公司员工才称从手机里发现了出门条证据。今天本报记者从北京海淀法院了解到,法院依照规定采纳了此证据,恢复庭审,但认为该公司因自身重大过失逾期提供证据,构成妨害民事诉讼,最终根据其过错程度进行训诫,并决定罚款1

  记者上午从北京高院召开的“多元调解+速裁”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北京法院启用了“分调裁一体化系统”,通过该系统,调解员可实现在线调解,为不便到法院参加调解的当事人提供了最大便利。 北京高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全市法院立足首都矛盾纠纷化解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机主已被晋中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近日,市民拨打部分晋中市手机号码时听到了这样一段彩铃。这是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各县区法院对一些失信被执行人依法依规强制设置的失信彩铃。 执行难。新华社 徐俊作图 记者从晋中市中级人民

  穿行铁路被撞身亡。死者家属认为未安装防护措施或警示标志,且列车司机未及时制动,遂起诉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索赔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抚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33余万元。今天本报记者获悉,北京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据原告穆某家

  非京籍毕业生梁某,通过应聘的学校获得了北京市户口,但在工作一年后,他就离职。学校要求他支付违约金和人才引进费。通州法院上午透露,这起人事争议案已经审结,法院判处梁某支付学校违约金11万元,人才引进费20万元。 王金跃 制图 2015年8月,

  多人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没主儿的财产,最后就是国家的。但是究竟怎么确定这财产是无主的,怎么收归国家所有却很少有人了解。即便对很多法律人来讲,因为司法实践中鲜有适用,无主财产认定也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概念。 最近,西城法院向西城财政局转交了几张

  请闺蜜帮忙介绍男朋友,两人却只在微信上谈恋爱,从未见过面。而在确定关系的大半年里,焦某竟陆续给“男友”转账了29万余元,直到朋友感觉异常报警,焦某才发现,所谓“男友”,正是自己的闺蜜假扮。今天(10月24日)上午,假扮“男友”骗取朋友钱财的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