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三鼎家政资金链断27门店全关 会员卡余额或打水漂-和记娱乐|首页官网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升级浏览器 ×


沪三鼎家政资金链断27门店全关 会员卡余额或打水漂

浏览次数:

  今年4月初,三鼎家政集团上海公司(即“上海三鼎海上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资金问题初露端倪,晨报记者报道了这家全国首推预付卡销售模式的家政公司,所发售的预付费卡在上海未进行备案,不但不提供服务还不退卡。

  7月10日,三鼎家政集团董事长、三鼎家政创始人之一任富强的一条博文引发震动,全国门店先后歇业。其中上海地区27家门店关店,众多会员卡内余额或“打水漂”。受害人中除了用户之外,还有多数是三鼎家政的员工、分公司经理,不仅工资拖欠近半年,还因为冲业绩垫付大量预付卡钱款,成了这场家政业震动的“双重受害者”。

  上海受害者已陆续在属地派出所报案,并于7月13日集体到经侦部门提交相关材料、报案。

  会员组建的两个维权微信群内有近500名成员,群内受害客户卡内余额共计超400万元。

  2015年,斯女士的朋友向她推荐了三鼎家政公司。朋友称,自己购买了二三万元的预存卡,因为购买的金额多,保洁价格只要16元/小时,十分划算。斯女士因家里惯用的阿姨还在,当时并未在意。

  直到今年1月份,为了找新的家政阿姨,斯女士联系了朋友,朋友将三鼎家政分区负责人龚经理推荐给了她。

  “当时的活动是存1.1万元,保洁价格是22元/小时。相对于市场价30元/小时,还是可以的。”斯女士回忆称说,“奇怪的是,阿姨每单匆匆忙忙,做了3个月没有一个做好的。”

  斯女士随后在从媒体报道中得知,三鼎家政资金链已存在问题。同时,来斯女士家进行服务的家政阿姨们也抱怨工资已半年未发。

  由于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家政阿姨,斯女士到三鼎家政徐家汇分公司办理退款。当时,龚经理表示斯女士的退款将于6月底到账,然而斯女士不仅至今未收到退款,据她所知,龚经理也因为自掏腰包冲业绩,“她自己的防线已经崩掉了”。

  去年“双11”,上海的郭先生接到了三鼎家政客服电话,“他们当时说那是最后一次享受20元/小时的服务,以后就要恢复到25元/小时。”郭先生与妻子商量后,又往卡里充值5000元。

  今年年初,郭先生发现,预约保洁员上门服务越来越难。“要么放假,要么阿姨没在,要么就实在太忙了。就是提前一周约都没有用。”郭先生对三鼎家政的印象越来越糟糕,想尽快把钱退出来。当时,郭先生卡内余额还有7000元。

  与斯女士一样,郭先生的退卡也迟迟未收到钱款。他先后办过三张卡,因第一张卡办理金额较少服务价格较高,今年2月,郭先生想将第一张卡退掉,公司当时承诺7天内到款。一周后,公司又称因线上线下整合,所有退卡集中到6月21日。到6月21日,郭先生打电话咨询,总部表示现在没有资金,7月15日资金肯定会到账。

  郭先生感觉不对劲,直奔三鼎家政上海总部。“等到那边我发现,员工吵着要工资,客户吵着要退卡。”

  于是,他组建了名为“三鼎客户上海维权联盟”微信群,由于人数满额,第二个群已经建起,两个群内有近500名成员。郭先生介绍,据不完全统计,群内受害客户的卡内余额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共计400多万元。

  与健身房销售模式相似,即客户“办卡”后,三鼎家政根据当时定价政策和优惠活动给出每次服务的小时价。

  据三鼎家政集团官网介绍,这家全国性的家政服务公司,是中国家政中第一个推出家政卡,改变销售模式的公司,在全国30个城市设立了上百家分公司。目前,三鼎家政已在全国范围内停止运营,上海的分店现已全部停业。

  据城隍庙分公司张经理介绍,三鼎家政的销售模式极其特殊,与健身房的销售模式相似。客户需预存金额即“办卡”,三鼎家政会根据当时的定价政策和优惠活动,给出每次服务的小时单价。

  “最便宜的会员卡是16元/小时,充值5000元,服务单价就是16元/小时。后来是充值10000元,服务单价16元/小时、18元/小时、20元/小时都有过。”张经理说。

  三鼎家政根据每个公司的能力,每月给该公司经理一定的客户充值金额任务,“比如每月20万元,就是要拉新老客户充值20万元算完成任务。”张经理介绍,“如果无法完成业务量,上海总公司将不发工资。”

  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业务量过高,分公司经理不得不走上垫钱充卡的路。尤其在三鼎家政出现资金困难的问题时,每个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运作需要的钱,都由经理、职员(包括队长、助理)分担。分公司经理为完成业务量,开始借钱、借贷。后来,公司鼓动家政阿姨一起充业务量。然而,经理仍要出去拉新客户或鼓励老客户充值。“但是下一个月若是没有新的资金,经理则要继续垫钱,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公司说不管用什么办法,有钱就行,没有自己垫,让借信用卡也是高彬开会的时候说的,他们说之后融资单位会把钱全部返还的。”张经理口中的高彬,即为三鼎家政上海公司的总经理。

  记者从三鼎家政原总部所在地漕宝路勇卫商务大厦5楼516室外看到,一张由商务大厦物业贴出的告知书显示,三鼎家政公司在该大楼所设立的仅是临时办公地点(现已撤销)非公司登记注册地,建议维权消费者至其公司注册地徐汇区凌云路18号投诉。

  业绩与工资挂钩,三鼎家政员工为完成总部派发任务,垫钱买卡,甚至借钱、借贷,最后是既要讨薪,又要讨退款。

  在近500人的维权群内,除了拿不到退款的客户之外,还有多数为三鼎家政的员工,与用户不同的是,公司员工既要讨薪,又要讨退款。

  2013年入职三鼎家政龙华分公司的沈女士,是这家公司的老员工。据她介绍,三鼎家政上海总公司对于各分区都有业务量要求,并规定达到业务量才能下发工资,“每个经理都有总公司下发的业绩要求,完不成业绩,我们的工资就发不下来,我们只好往里面垫钱,我垫了6万元”。

  沈女士所谓的“垫钱”,就是与客户一样购买预存卡,等该月业绩考核通过后,再退卡退钱。

  “我垫了5万元,退了一张近2万元的卡,卡退了,但是钱还没退给我。”龙华分公司员工王先生介绍,员工买卡垫钱,除了完成分公司业绩这个原因之外,也与自己的工资挂钩。“一般来说,普通员工20元/小时,队长25元/小时,如果你充了2万元,完成了业绩,就给你25元/小时。”

  4月底,几位员工到总部维权,得到了令他们无奈的“承诺”:“1-3月份一次发20%,4月30日发20%,6月5日30%,6月30日50%。”据了解,今年一月份至今,沈女士、王先生应拿工资均为1万余元,而实拿工资仅3000余元。

  记者就员工工资拖欠问题采访到三家分公司经理,分公司经理却表示,“我们也被套牢了!”

  据徐家汇分公司负责人龚经理介绍,为了完成总部派发的任务量,她已经垫付了100多万元。为了让员工“不闹”,她甚至选择了贷款。因为徐家汇分公司员工较多,她成为三鼎家政上海所有分店中垫钱最多的经理。

  城隍庙分公司负责人张经理也表示,各分公司负责人都有这个情况,他总共垫付业绩款87.5万元,垫钱数额仅次于龚经理。张经理说,当时公司承诺垫钱后按照150%退还,后来又加到按照200%退还。

  据浦东分公司负责人张经理介绍,三鼎家政在上海巅峰时期有32家分公司,可以覆盖上海的各个区域,并且三鼎家政自己打造了一个线上平台“来人到家”,线上线下同时接受订单,配发服务,十几年来一直服务正常。自2015年,公司开始大量销售低价卡,一直处于亏本经营中。

  7月10日,三鼎家政官网发布清算通知:三鼎家政集团有限公司自2018年7月10日起所属分公司暂停运营。公司将进入“工商报备”“财务清算”阶段,后续安排以网站公示为准。并表示,请用户、服务商、员工将情况以邮箱形式告知。

  当天凌晨,三鼎家政公司董事长、三鼎家政创始人之一任富强发出了澄清致歉信,表示三鼎家政的资金紧张从三月份就显现出来,已在组织企业信用贷款,多方筹措资金。信中表明,对于三鼎目前陷入的资金困境,无力解困,但是仍旧秉持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态度。

  7月11日,三鼎家政上海公司总经理高彬表示,他个人面临着员工要工资,客户催退费、个人垫付员工工资的情况。高彬回复记者称,其已于今年6月从公司离职,目前无权处理公司事务。

  据记者了解,11日上午,三鼎家政法人代表任福明女士在通过媒体发声,2017年12月份,公司资金就出现了紧张的情况,员工工资高,服务售价低,服务窟窿越来越大。同时,资本对接也出了问题,原本应6月进入的资本,拖到了7月中旬,但是员工已经无法坚持,全国闭店问题爆发。任福明女士最后表示,会把前款逐步偿清,不会置客户、员工于不顾。

  据悉,三鼎家政维权用户和员工已遍布全国。目前,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和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已介入调查,三间房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用户目前可携带相关材料前往派出所登记,下一步将交由公安经侦部门甄别;针对工资拖欠问题,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证局已经受理此案;西安市商务局已下发整改通知书并约谈三鼎家政。

  此前,上海受害者已陆续在属地派出所报案,并于7月13日集体到经侦部门提交相关材料、报案。

  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向三鼎家政单位法定代表人或接受书面委托的相关人员发送调查询问书,要求于7月13日到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接受调查询问。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CopyRight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 2002--2017   苏ICP备15052390号-3
网站地图